永利集团登陆网址 >国际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08-25 10:24:00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文:郑文辉

父亲节那一天,朋友从电话里送来了一个“父亲节”的视频,内容不必说,它已使我这个原本就是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心情增添了许多的思念和惆怅!

想起了我的父亲、就想起了我的童年;——我们是多么的坎坷崎岖,老是泥泞的人生道路上奔走:记忆中那是战后初期,我刚刚懂事,我们居住在离市区三英里外的胶园里,那里方圆一里内是没有任何人居住的,因此,我没有邻居。白天,英军荷槍实弹门外过来又过去。晚上游击队员夜半拍门讨东西。这种战战兢兢的苦难生活可想而知了!

我的爸爸离我们远去迄今已31年了;那是1988的戊辰”猛龙”之年,那个农历年刚过,元宵节还未到来,我爸爸就在正月十二日的黄昏,遇到东北季风的狂扫下,一棵胶树被刮倒,就正巧击中了从橡园里骑着脚踏车回家路上的父亲,头破当场身亡。

妈妈哭成泪人,我火速从新加坡赶回奔喪时,她流着泪说,当天早上要去胶园时,临走前还拿出一罐我买的“豆豉鲮鱼”说,当晚回来要煮来品尝。人算不如天算,那里知道这一去却成永别,他也永远吃不到我买的“豆豉鲮鱼”了!

- Advertisement -

爸爸永远吃不到我买的“豆豉鲮鱼”。我的心如刀割,这也是一根刺,永远刺在我的心口,无法釋怀!

今天是父亲节,又挑起这个31年前的伤口,心是一样刺痛的!

爸爸从来没有经过父亲节这种西洋玩意儿的。因为他是旧式的父亲,他是在上个世纪20年代,就随着父母、我的祖父母,漂洋过海来到南洋,并落户在麻河北岸的一个小乡镇,那时他才11岁,穷苦人早当家,南来后就到胶园里去学割树胶。就这样,一生就是以割胶和种植为生了。他年少时没有机会上学,只知努力勤奋工作养家,从来没有一声的叹息!

1948年马来亚进入了“紧急状态”,我们全家被“移民”进入了政府用双重铁丝网围起来的“新村”。每天晚上就实施宵禁戒严的生活。

所谓“养儿防老”或者是“望子成龙”也好,他终于把我送进了学校读书。而穷困的日子一年复一年,粗茶淡饭终于把我养大。然而,为了生活我却不得不往外走,而远离了父亲。父亲当然天天盼儿归,都说“养儿防老”。然而,山高水远他乡留,我却没有了归期。

而今,父亲走了。这正是:

“树欲静而风不息,

- Advertisement -

儿欲养而亲不在。

今恰逢父亲节,朱自清的散文《背影》深留脑海,更使我倍思亲外,那种无奈心情更是另一种苦涩滋味!

我奉劝天下为人子女者,尽孝要趁早呀!

(责任编辑:太叔逸乙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