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集团登陆网址 >国际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08-31 02:21:00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 

 

独家报道:司徒瑞琼
摄影:董坤铭

前槟州首长林冠英时代,一度与媒体之间关系是剑拔弩张。槟首长曹观友上任两周,坦然表明新任州政府将以更开放态度,面对批评声,第一步行动即给媒体采访邀请“松绑”。

- Advertisement -

同时,他已指示首长办公室新闻局检讨《珍珠快讯》纸版发行量,并放话要州议员、槟威市议员一改过去10年的“低调”、放胆发言,善用媒体管道争取曝光,让人民了解议员职责。

曹观友:冠英是被瞄准攻击的一号人物,他会启动防卫机制抵抗外来攻势是必然的。
曹观友:冠英是被瞄准攻击的一号人物,他会启动防卫机制抵抗外来攻势是必然的。

林冠英也是现任财政部长。过去10年,“财爷”林冠英任槟首长期间,与媒体之间关系一直是时而紧张、时而甜蜜。媒体爱其人气、擅于政治短打,总能轻易给新闻带来亮点。

但媒体也对其“一日一记召”、天天行程满档而疲累同时,更常在一些课题上因批评州政府,双方擦枪走火。在“林冠英时代”,一些媒体是不受欢迎,被列入不受邀采访之列的。

曹观友周二接受《光华日报》专访,侃侃而谈“曹观友时代”期许中的媒体关系时,不讳言已将之前不受邀访的媒体,重新列入受邀名单,公开让所有媒体出席记者会,无一遗漏。

“下一步,我的媒体团队将举办媒体之夜,给媒体介绍行政议员班底。”

这在林冠英时代是难以想像的。纵然林冠英面对群众时亲民和善,但基于对一些媒体存有防备,林冠英执政后期已不再有媒体之夜,放淡与媒体互动,斥资出版官方媒体《珍珠快讯》。

只是,曹观友不忘给林冠英平反,强调财长与媒体之间的爱恨纠葛,要回溯过去10年,林冠英面对的困境与处境。

“身为党内一号人物,很多人都瞄准他为攻击对象。林冠英会启动防卫机制,以抵抗外来攻势是必然的。”

他认为,林冠英当时面对媒体的态度,是一种自然的防卫姿态。即假设相关媒体只想报导负面新闻,那林冠英是宁愿有关媒体不来报导,也不要负面消息见报,一切行动只是出于自卫。

“不要忘了,林冠英虽常对媒体兴讼,但大部分案件都胜诉了,可见这些报导的真伪。”

曹观友不讳言,自己与林冠英性格迥异、个性作风南辕北彻。上任两周来,多少忧心媒体会从过去28楼的闹哄哄、瞬间跌入平淡,为新首长过于安静而备感失落。

但他认为,当双方关系走到一个舒适的阶段,大概也没必要一天一记召,只要维持一周至少2或3次的曝光保温,并在必要时方会召开记者会。

曹观友坦言,目前本身一些活动,暂时只开放予官方媒体的《珍珠快讯》采访,让媒体作为其中一个跟进的平台与管道。

“不过,中央也改朝换代了,作为中央官媒的马新社和国营电视台也转向,前来采访了。或许,我们未来会减少依赖珍珠。”

耗资逾76万   检讨《珍珠快讯》印刷发行

《珍珠快讯》每月耗资逾76万令吉印刷发行,庞大开销过去几年一直为反对党诟病。曹观友坦言已指示州新闻局,针对《珍珠快讯》印刷发行,作出检讨。

《珍珠快讯》过去偏重首长个人新闻,长期遭反对党批评搞个人宣传,而非达到作为官方媒体,应全方位报导州政府各类政策与活动新闻,广宣讯息的功能作用。

曹观友不愿详谈是否要给《珍珠》进行改革、或缩小编制,只说已指示检讨其纸版发行,是否有效接触目标群众,并会继续跟进研究。

他指出,《珍珠》每年耗资逾900万令吉。州新闻局正研究是否能在减少印刷下,以不同管道达致传播讯息予人民的效果。

据去年州议会书面回答,时任首长林冠英首长办公室及属下新闻局职员(即《珍珠快讯》编采人员),共有46名职员。每月总薪酬近19万令吉,尚未计算每月76万令吉的印制及发行费。

互相尊重   开明看待批评

曹观友锐意一改州政府与媒体关系,说期许州政府与媒体未来能“互相尊重”各自专业,州政府将以开明态度,看待批评。

过去10年槟州与中央隶属不同阵营,让槟州一直处在政治的风口浪尖。许多执政党州议员奉行“少说少错”心态,鲜少召开记者会以反映个人意见,避免落有把柄。

就连槟岛市议员也常以“市长不允准对外发言”为由,不敢针对课题回复记者询问。

曹观友直说,各代市长作风大不同,并评点拿督峇堤雅是“媒体害羞”,主政时恨不得有人“代话”、“代答”,抗拒与媒体互动,所有各小组替代主席均有机会发挥,表达己见。

“来到尤端祥时代,我也没听说他有下任何禁口令。所以我要求所有州议员、市议员多多表达意见,一切不成问题。”

他回忆担任行政议员,曾拷问多名时任州议员,为何鲜少曝光率、几乎没有记者会反映选区问题。

“他们说,因为自己是执政党一员,认为不该通过媒体管道反映不满,而且许多内部管道能更易解决问题。”

曹观友不认同上述说法,强调适度曝光是必须。州议员和市议员,均允许以正确的角度,向媒体反映其不同的意见,以让人民了解其职责。

出任首长   生活大不同

问及上任首长前后是否生活大不同,曹观友坦言最大分别或许是那份“首长魅力”,带来的生活冲击。

他打趣说,上任后出入都有保镳尾随,虽是个人安全的必要,但也正因如此,宣誓后就不曾单独出外用餐了。

“以前,我会在浮罗山背住家附近一个人走路去吃个饭。现在午餐虽在光大咖啡店解决,但都有人相伴。”

他说林冠英是超人气政治人,向来所到之处都是人声沸腾,人民纷纷要求合照。自己成为首长后,人民或许“好奇”新首长,是去到哪里都有民众要求“自拍”。

“对一般民众而言,首长是谜一般人物,街上捕获了都想合照一张,表达心中喜悦。这,大概就是所谓的首长魅力吧!”

要说前后生活大不同,众所周知我们的首长向来有“冷面笑匠”称号,最爱抛出冷笑话。他曾打趣告诉记者,自己爱好是唱歌,小时还曾立下志愿,要当一名歌手。

在选区宴会高歌,一直是他的亲民作风,手本名曲更是80年代香港电视剧主题曲,如《小李飞刀》、《万水千山总是情》等。

“宣誓前一天,我在开平会馆晚宴上还在唱。但有人就说,是时候封咪了,叫我不要唱了。”

只是,我们曹首长心里舍不得麦克风,自己说日后或许在有特别意义场合,还是为公益筹款,还是不介意高歌一曲,丝毫不在意形象。

他笑说:“反正,对于唱不唱这档事,我希望更多选民给我意见,大家想听首长唱歌吗?”令人莞尔。

我们曹首长像不像黄百鸣?首长说:“不像啦!”
我们曹首长像不像黄百鸣?首长说:“不像啦!”

自认不像黄百鸣

曹观友与香港名导黄百鸣像不像?曹首长说:“我自己看来看去,都不像嘛。”

改朝换代后,在野政治人物摇身变成执政党成员,成为新一代政治偶像。佻皮的网民找出“18张明星脸”,曹观友榜上有名,正是撞脸黄百鸣。

“其实,这对我和太太来说,不是什么新鲜笑话。因为20多年前都有人这样讲了,但我自己看来看去,不懂哪里像。”

不过,曹观友和黄百鸣却有一段渊源。他说,自己于1985年在英报《亦果》(Echo)属下娱乐杂志任职,恰巧黄百鸣带同当红的“开心少女组”,来槟宣传《开心鬼》系列电影。

“我当时负责采访,我都忘了自己有没有跟他合照呢!”

保持初心   脸书帐号不变

登上首长之位,曹观友坦言是政治生涯的“意外高峰”,509前完全预料不到自己的政治生涯,能有完美转折。为保初心不变,其脸书不会加冠“CM”之名,会一如往昔保持“Chow Kon Yeow”为帐号。

“大家都知道,当初曹观友被点名接班,情况是说明一旦林冠英在低价购屋上失去议员资格,我才会接任。509的中央翻盘,完全是意料之外,所以不是意外是什么?”

他笑言,自己在多年前接受媒体访问,确实认为能官拜州政府第二把交椅,已是自己政治生涯的高峰。毕竟在野太久,308那一夜的激动,比509更为强烈、常在心中。

他说,这或许是因505大选虽政权更迭失败,但自己心中总有一股强烈信念,认定第14届全国大选必能变天,竞选期间更在走访时,从人民的反应中更坚定这股信念。

“最终,我们成功了。但能因此担任首长是个美丽意外,我原本想着既然国、州兼打,自己还可能上京呢!”

只是,他没在财长林冠英脸书撤除“CM”(首长)称呼后,加冠在其脸书帐号上,希望自己能保持一贯亲民风格,觉得只要“曹观友”,就够了!

或开Instagram   拉近新生代距离

脸书帐号保持不变,但在这个时代只靠脸书不足以提振人气,问首长会否开设Instagram接触年轻人,曹观友搞笑说:“有用就开咯,我对年轻人了解不多,我的粉丝都是上了年纪的…”

社交媒社不断出现新平台,脸书现下已逐渐被新生代所厌弃,进入图享时代。今年60岁的曹观友说,自己过去不注重社交媒体,就算拥有推特户口多年,却从不活跃。

- Advertisement -

“我过去不太在乎自己在社交媒体上,可以搏得多少点击率、曝光和人气。一如面对主流媒体,我的原则是维持最低程度曝光,就够了。”

但现在位置不同了,曹观友坦言假设Instagram能拉近自己和新生代距离,媒体团队便应往这方面去思考。

“当了首长,我希望自己能更具亲和力,接触更多各阶层人士,包括广泛接触友族同胞,加强与年轻人互动。”

(责任编辑:莘赔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