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集团登陆网址 >国际 >细思极恐!美国航空险些让两位中国乘客丧生却不闻不问 真相来了 ... >

细思极恐!美国航空险些让两位中国乘客丧生却不闻不问 真相来了 ...

2019-09-30 03:09:00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美国中文电视、华盛顿邮报综合报道,3月2日一架从明尼阿波利斯飞往纽约行程仅需3个小时的拉瓜迪亚机场的AA(美国航空)4664航班在尝试了降落后,由于天气恶劣而转飞巴尔的摩BWI机场并降落,所有航班客人被送到了一辆开往纽约的大巴上。

但不幸的事情却发生了。随后,事件发生过程被一名热心的旅客记录下了事情的全过程。这位名为Stefani Kuo的热心女孩表示因为AA航空公司的疏忽,两位中国老龄乘客遭遇车祸险些丧生。如果没有这位热心旅客的记录,两名中国人消失了都无人知道!

原作者Stefani是下文作者的朋友,她把经历详细地写在了她的脸书上。在商议过后,决定由本文作者翻译,把这篇文章发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,以此增加影响力,给航空公司施压。

昨天,我所乘坐的飞机既没有把我们带到正确的目的地,也没有照顾好乘客。两位乘客因此发生严重的交通事故。我带着他们的行李去了医院,我帮忙做翻译,我照顾了因AA的不负责任和忽视而受伤的两位乘客。我是乘坐美国航空航班4464的一名乘客,航班原定于3月2日从明尼阿波利斯飞往纽约拉瓜迪亚机场。和其他众多航班一样,我们的飞机被改落在巴尔的摩。在巴尔的摩,AA把我们塞进了没有洗手间和食物的大巴里,就这样度过了接下来的9个小时。期间,两位不会说英文的中国乘客被一辆客车所撞,伤情严重。

由于纽约恶劣的天气状况,航班在降落拉瓜迪亚机场未果之后,试图降落在肯尼迪机场。然而强气流使得有些乘客感到严重的不适并呕吐。当我们往下看着纽约市的时候,我感到飞机再次极速上升,重新进入云层。我们被带到了巴尔的摩。

下午2:15,我们降落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。被带下飞机之后,我们被告知“乘坐巴士去纽约”。然而,没有人告诉我们巴士在哪儿、如何去搭乘、需要多长时间、或是有无其他解决方案。当下,也没有任何帮助老人、孕妇、残疾人以及不懂英语的乘客的指示牌。从底特律、明尼阿波利斯、纳什维尔和全国各地来的航班都在这里,而乘客们也都被赶到这些巴士里。没有工作人员来帮助我们。而当我们上了巴士以后,则出现了为座位、电源插口发生的争执。没有电源插口。谷歌地图告诉我们到达纽约将耗时四个半小时。但这还不是关键。

巴士行驶一个小时以后,一位女士去问司机:“如果我们要去洗手间怎么办?”司机吵她吼,于是她回到了座位上。又过了一小时,我们卡在了州际公路上,司机这才打开车门,然后一些乘客冲下去到了应急车道边小便。而且,在人们小便的时候,车仍在缓慢行驶,以致大家都不得不再迅速跑回车上。这就是接下来10个小时,我们去洗手间的唯一选择。

此时,一对年纪较大的中国夫妇靠近我,他们本来坐在我前面两排。年长的女士看着我,用中文问我:“你是中国人吗?“我笑了笑并点头。她一下子松了口气。她抽出一张A4纸,上面打印着一些中文问题和相应的英文翻译——“出租车停靠站在哪里?”“我如何能打到一辆出租车?”以及“我的登机口是(__)请帮助我。”她笑着对我说:“谢谢你能帮我,所以我们现在在哪儿?”

在接下俩的车程里,这位女士和她的丈夫都没有多说话。他们笔直地坐在座位上,没有去上厕所,也没有吃任何东西,就这样过了十个小时。他们跟我说话时,也只是简短地问我关于预计抵达时间的新消息。他们没有网络服务,所以我一直靠着谷歌地图来帮助他们。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帮忙。这种情况下,不懂英文的人应该怎么办?以及其他残疾人、孕妇、小孩和带着年幼小孩的人,谁来帮助他们?他们应该如何度过这种情形?

巴士行驶了十个小时,却只走了30英里(译者注:约48公里)。由于大风,两辆货车在桥上翻车了,所有的桥被迫关闭。我们便被堵在路上,无法前行。这时,有一位乘客走过去问司机发生了什么,我们这才被告知,我们要掉头返回巴尔的摩的BWI机场。这一切,我们都是从一位乘客口中得知的,并没有任何官方工作人员向告知。没人告诉我们,我们将要怎样到达纽约、今晚有没有地方待着其他任何信息。每个乘客都开始给AA打电话,可并没有得到答案。这不是无能,这是坐视不理。突然,巴士转向并停下。我们停在了一个有麦当劳的停车场里。车门打开了,司机叫我们“下去买东西吃、上厕所”。

麦当劳被挤爆了。每个人都跑着去上厕所。风很大,我们连看清东西都很费劲。街对面还有一家Applebee’s和一家Shop Rite,一些人便想过街去买食物。我们没有被告知应该几点回到车上,也不知道车什么时候会开。我们什么都不知道。这对中国夫妇跟我一起下了车。由于不懂英文,他们就一直跟着我。先生在麦当劳上了厕所。我意识到人太多后,就告诉他们我们应该去Applebee’s买东西吃。在Applebee’s,我和这位太太上了厕所,然后发现这里也人满为患。我建议去Shop Rite买东西吃,但是外面风太大了。因为天气太差了,所以他们决定直接回车上等我。

Shop Rite关门了。我担心车会开走,所以就跑着回去了。风很大,吹在我脸上的时候,我几乎无法呼吸。当我跑过街的时候,我看见一辆货车停在路中间,车前面有一个人倒在地上。然后另一个人倒在另一辆汽车前。地面上有血。两个人都是面朝地,间隔一辆车的距离。

当我回到巴士上的时候,那对中国夫妇不在车上。十分钟过去了,他们没有回来。十五分钟过去了。二十分钟过去了。我开始有不好的感觉。这时司机站起来问:“还有人没回来吗?”没有人回答。我立刻跑过去,告诉司机:“两个人乘客不在,我觉得他们可能是刚才在路上被汽车撞到的两个人。我能不能过去看一下?”车门开了,我赶紧跑到刚才全是救护车和警车的地方。那两个倒在地上的人已经被带走了。我问警察:“刚刚那两个人是不是一对中国夫妇,不会说英语?”警察点头:“你认识他们?”

我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警察。我告诉他们这对夫妇有给他们的儿子打电话,他们的儿子住在纽约,他们此行就是来探亲。我把我的手机号留给了警察,有任何事都可以给我打电话,有任何关于这对夫妇的情况也给我打电话。当我回到车上以后,整个人都很歇斯底里,我哭喊着发生了什么。车上的人很困惑,司机很震惊。但是我们还是离开了。没有人联系航空公司。这辆巴士只是把人接上,然后开走,把我们带回BWI机场。我打电话到巴尔的摩的各个医院,终于在Bayview医院找到了那对夫妇的下来。

我们回到机场以后,也没有人看管他们的行李。我拿了他们留在车上的背包。我们车上以后,他们的托运行李被留在过道上。没有人管,所以还是我拿了。我带着他们的行李,走进机场,花了15分钟告诉航空公司的人:“你们的两个乘客被车撞了。”

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柜台,告诉他们发生的一切。然后我被带到一个小屋里,屋门锁上。我叫他们打电话给医院;我告诉他们这两位乘客的姓氏;我说这两位乘客只会说中文;我说了车祸发生在哪里。我告诉工作人员我有他们的行李,并且我愿意把行李带给他们,因为显然航空公司不会这么做。于是工作人员说他们回派车送我去医院,但是不会送我回来。还说他们已经在医院配有翻译。又说我可以乘火车回纽约,而不是飞机。

我被送进了一辆出租车里,去往医院。半路上,出租车司机Raphael告诉我,他没有被付过桥过路费,所以他不能送我去医院,以及接我回来。他把车停在高速公路的路边,花了20分钟打电话给机场和他的老板要过桥过路费。我的钱包丢了,所以我也没有钱可以付。可是,一家航空公司怎么能就这样丢下一个要去帮其他乘客的乘客?况且还是因为航空公司自己不去管那两个需要帮助的乘客。

我被告知只能在医院待30分钟。当我好不容易找到那两位乘客的时候,他们被分在医院急诊室不同的房间里。医院里没有翻译人员。没有人帮他们。我进了病房,那位先生不停地在问:“我妻子在哪里?我妻子在哪里?”没有人告诉他关于他自己的情况,以及他妻子的情况。没有人告诉他任何事。医院里的人甚至不能确认他的身份。接下来的40分钟里,我给医生和护士做翻译,告诉他们伤者哪里疼,以及询问他们两个人的伤势。这位先生脊椎和脖子都有严重的断裂,他的太太则被击中头部,还在昏迷当中。她需要接受包括眼部手术在内的各种治疗。

我把他们的行李留下,又把我的电话留下作为联系人,然后告诉他们随时打电话给我。AA则没有联系他们,也没有派任何人来。当我离开的时候,那位太太还在昏迷中,浑身是血。那位先生请我留下,他说他在这里没有任何亲戚,也听不懂任何人的话,他说他很感激我的帮助。我打电话给他们的儿子,他正开车从纽约赶来。他问我关于他父母的情况,因为医院告诉他,他必须证明自己的身份是他们的儿子,医院才能把他们的情况告诉给他。

我给了他我的手机号,然后在凌晨4点左右回到了巴尔的摩机场。在回程路上,车祸现场的警察给我打了电话。他说他们无法解锁那对夫妇的手机,便试图打电话给航空公司。AA根本不接电话,于是他花了45分钟打遍所有的中文咨询公司,然后终于找到了一家在旧金山的咨询公司、联系到了大使馆,这才找到他们的儿子。他告诉我,我当时给他们的信息很有用,因为他们原本根本不知道出车祸的这两个人是谁。AA什么也不告诉他们,甚至不试图去找伤者在哪儿。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乘客的下落。

我被带到了一个地方待着,然后被告知早上要自己去机场、买火车票离开。所有火车票都售罄了。我断断续续睡了三小时,然后起来去火车站。我到了车站以后,所有车次都被取消或延误。我身上没有钱,不得不自己回到机场。在机场,所有航班也都被订满了。

我终于在今天傍晚回到了纽约(译者注:3月3日)。大部分乘客都在机场的地上睡了一夜,他们的旅行计划也被迫取消。AA一直没有联系我。在过去的24小时内,我数次打电话给Bayview医院和那对夫妇的儿子,并申请投诉。大约一小时之前,AA打电话给我。我被提供“500美金的礼券,作为AA的感激”。他们说他们会在未来有所改善,他们说他们“已经尽了他们所能”。

这根本是胡扯。AA什么都没做。他们唯一做的就是让我闭嘴和花钱息事宁人。他们说了他们会提供翻译、帮助沟通,可实际上除了漠视、无知和令人厌恶的不负责任之外,他们什么都没做、零沟通。

我所知的最新消息是,那位先生在做手术、修补他脊椎中的神经以保证他的大脑还能运作。但是医院不确定是否成功。他的太太也孩子啊手术中。他们的情况都很严重。AA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昨天晚上在电话里,他们的儿子说:“我不知道这该是货车司机的错还是航空公司的,我之后可能还需要问你更多的情况。”我告诉他:“这是航空公司的责任。你要采取法律措施。美国航空公司是需要承担责任和医疗费的。”显然,500美金封不了我的口。

我分享这次的经历不是要博得同情或者赞许。我想要更多的人知道之间是。我想要更多的人知道美国航空公司的不作为和严重疏忽。我想要这个家庭得到应有的赔偿和支持,尤其是在他们采取法律措施和需要大家帮助的时候。

原文作者表示,如果这两位乘客是白人,或许情况不会是这样的。

美航:依规定处理 派专人协助

负责的马里兰州警官表示,车祸属于交通事故,责任在行人,肇事驾驶均未被逮捕控罪。

美航发言人莫尔(Michelle Mohr)6日向华人媒体证实,一对乘坐从纳什维尔(Nashville)飞纽约航班的中国夫妇,在这段旅途中遭车祸受伤。

事发地马里兰州Aberdeen警局巡官Shannon Persuhn于6日表示 ,事发时间为2日晚10时30分许,警局在10时37分接到报案。在I-95号公路旁小购物广场内Beards Hill Road 900号附近,两名中国老人分遭两车撞击倒地,当时重伤昏迷。

Persuhn未透露两人姓名,只提到均来自中国,是一家航空公司租用的一辆巴士乘客,男性为71岁,女性70岁,为夫妻关系;二人伤势严重,被送往巴尔的摩的Bayview医院抢救。

Persuhn表示,当时天气恶劣,且因高速公路货车翻车阻塞,大量车辆挤在该停车场内,众多乘客滞留;两名伤者当时未走在人行道上,被行驶车辆撞上,伤势皆严重;他们在纽约的儿子接报后,已赶至医院。

一名途中协助这对夫妇华人目击者事后指美航不闻不问,不负责任;美航6日华人华人媒体表示,处理皆依规定,是乘客自愿选择乘巴士完成旅程,也已派专门照护团队协助受伤夫妇。

这对夫妇也表示「美航没有联系他们,没有派任何人来」。

美航发言人莫尔向华人媒体表示,美航获知消息后,已派受过专门训练的照护团队前往医院,为受伤夫妇及赶来的儿子提供协助。

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援引事发地警方发言人莱博的话说:“(受伤的)行人在一个非斑马线区域身着深色衣服穿越马路时被撞。”

莱博说,当时在刮大风,路面可见度极差。

莫尔说,美航是按规定作法,在迫降地点离目的地距离适中时,提供巴士作为选项,由乘客自行选择是否乘坐;但她也表示,若乘客不愿乘坐巴士,因气候等不可抗拒因素,需自行承担滞留食宿。

莫尔表示,美航方面了解到2日由巴尔的摩前往纽约的巴士乘客一路遭遇困难,已由客服团队联系乘客致歉并商讨赔偿,其中包括遭车祸受伤的中国夫妇。但她拒绝透露赔偿方式或金额,指出并非每人都会得到赔偿,均为个案处理。

但是就部分媒体关于美航曾向目击乘客提供700美金封口费一说,上述目击者向记者澄清,美航提供这笔钱并无封口要求。

华府的中国驻美大使馆表示,已第一时间同当事人取得联系,提供领事协助。

(责任编辑:游何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